时间: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 
 看扬中
 
头条新闻
扬中要闻
社会民生
综合新闻
深度聚焦
影像扬中
视听在线
风采
关注
健康
文苑
公告公示
图片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>看扬中
看扬中  
上一条:首届“扬中工匠”候选人公示 下一条:用我“敬业福”换您“平安福”
三十载,锡韵流芳
孙静   2018-03-10
  
  □ 本报记者 孙 静
   正月十五晚,市影剧院内掌声雷动。一场锡剧《珍珠塔》,让人们记住了一个熟悉而 又 陌 生 的 名字——扬中市锡剧团。沉寂三十年后,这个扬中本土剧团,以惊艳全城之姿,强势回归大众视线。
   最美的风景,其实就是文化的绽放。
  一见珠塔心惊喜
   3月2日晚,当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、观众久久不愿离席的时候,杨世星的心里,终于感到一块大石头落了地:他们成功了。
   这一天,是扬中市锡剧团成员终生难忘的一天。
   2014年,首季“正月里来看大戏”启动,六场经典曲目的演出,场场爆满,在岛城引起了轰动。“当时所有的剧团都是外请的,这让我触动很大。”市锡剧团副团长杨世星在看了演出后,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扬中也有锡剧团,大家的基本功也都还在,何不由扬中人自己登台呢?
   话虽如此,但扬中的锡剧团已经近三十年没有正式登台演出,演员也大多分流解散,只保留了当初的一个建制,要想真正上台演出大型剧目,难度可想而知。
   “对锡剧团来说,登台复演可谓是一片空白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”市锡剧团团长谢荣婷回忆。可即便如此,大家依然对这件事情充满了期待。“那真的就是完全凭着一腔热情和对锡剧的热爱,来做这件事。”
   2015年开始,文体旅游局牵头,成立了戏曲协会,拨资金、租场地、买乐器,锡剧团才算是有了个初步的模样。
   2017年底,杨世星试探着问文体旅游局副局长季翔:“过了年正月里还有没有看大戏的活动,这次有没有机会登台?”让杨世星没有想到的是,局里不仅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,还将首场“重头戏”交给了他们。
   距离正式演出只有一个月的寒冬里,杨世星、刘静、袁彩琴、陆婷等一群扬中家喻户晓的“台柱子”,聚到了一起,共谋一曲《珍珠塔》。
   袁彩琴,市锡剧团的主要演员之一。这次演出对她来说,身份不仅是一个“演员”,她和刘静两人,承担了剧组所有演员的头饰制作,从购买布料、珠饰,到设计、缝制,都由两人一针一线地完成。
   张纪军,原锡剧团乐队主胡演奏,当得知锡剧团要重登舞台,他向团里打下包票:召集乐队成员的事情他负责。
   主演和乐队都有了,跑龙套的怎么办?其实细看的观众会发现,她们都是一些“熟脸”:有平时一起跳广场舞的阿姨,有隔壁家的闺女,也有平时爱好唱两句的戏迷票友。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从未登过台,她们,都是被锡剧团的演员们临时“抓”来的。
   幸运的是,这些龙套们都很有悟性,几次走场下来,要点基本上都能够掌握,而扬中锡剧团的演员们,更是“一专多能”,花旦老旦都能演。
   一场《珍珠塔》,带给了观众无限的惊喜。当现场观众数次起立鼓掌时,杨世星颇带骄傲地说:“我们这次演出所有的费用加起来,只用了五万。这次任务,我们硬是滚钉板滚下来了,没有辜负局领导和百姓的期望。”
  厚积薄发露锋芒
   “我们从来没有放弃,我们一直都在等待,今天终于等到了。”杨世星说。
   这次等待,扬中市锡剧团用了足足三十年。
   扬中锡剧团,成立于1979年,他的前身是扬中县京剧团,再往前就是“小京班”。上世纪80年代,锡剧在扬中风靡一时,甚至在镇江地区都有较大的影响力,苏南苏北常年巡演不断。1986年,锡剧团演出的剧目《狐媳小翠》参加江苏省第二届锡剧节,一举拿下11项大奖,当时的扬中锡剧团演员达到50人之多,名角许莺更是拜锡剧名家姚澄为师。
   然而,进入90年代,电视走进了千家万户,加之流行歌曲、港台文化的冲击,戏曲逐渐开始萎缩,锡剧也逐渐退出了市场。
   “看戏的人越来越少,于是人员分流了,班子也解散了,只有十几个人愿意留下来。”剧团团长谢荣婷满是遗憾。
   杨世星就是留下来的其中之一。15岁开始接触戏曲的他,一边进剧团表演,一边跟师傅学习。班子解散后,凭着一腔热血,他和其他留下来的演员们组成一支 “轻骑兵”,下乡巡演。所谓的“轻骑兵”,就是骑着自行车,轻装上阵,简单准备一些服装道具,穿行在乡村,到了演出地点,再借老百姓家中的桌椅板凳搭个台子,就可以开演了。
   “那个时候,什么都演,有一些小戏,再穿插一些流行歌曲。”杨世星回忆道,“至于费用,完全就是观众们看着给了。”
   条件简陋,甚至没什么报酬,杨世星和剧团的十几人,依然这样坚持了下来,一干就是三十年。
   赵克明,锡剧团的演员之一。锡剧淡出市场后,他时常客串在一些婚庆现场。团长谢荣婷找到了他邀他参演 《珍珠塔》:“这次演出没有报酬,远不如你参加一场婚庆的收入,而且还要占用大量的时间排练,你还愿意来吗?”赵克明用简单的四个字回应了她:“戏比天大。”
   对锡剧团的演员来说,“戏比天大”是他们一直谨存于心的信念,即使在锡剧进入最低谷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放弃过,在游走于各类流行演出现场时,他们依然守护着最初的一份热爱。
   一曲唱罢,赵克明激动地抱着杨世星说:“这是我三十年来,最开心的一天。”
   这一刻,不仅是演员们最开心的时刻,更是扬中锡剧迷们最激动的时刻。散场后,久久不愿离开的他们,被锡剧团满满的诚意感动着。网友“越不过山丘的娃娃”更是在观看后感慨:“扬中锡剧团在我心目中就是神话!”
   三十年的积累,三十年的等待,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,于是,有了这次的“一鸣惊人”。《珍珠塔》《柜中缘》《秋果飘香》《土地公公轶事》……扬中市锡剧团,抛出了一个又一个惊喜。
  文脉悠悠共传承
   激情还未散去,余音仍在绕梁。扬中市锡剧团却已经马不停蹄,着手开始排练《玉蜻蜓》和《清风亭》两场大戏。
   “这次的演出,让扬中锡剧团走进了观众视野里。但这‘观众’也仅仅是市区里的一些观众,我们还要让锡剧团走下去,进镇入村,走到最基层、最偏远的农村去,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我们锡剧团的精彩表演,看到锡剧文化在扬中的传承与发扬。”市文体旅游局副局长季翔说。
   锡剧、越剧、黄梅戏,这类地方曲种,相比于京剧而言,在扬中有着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。而其中,由于地域原因,流传于无锡、常州一带的锡剧,更受扬中人所喜爱。
   然而,摆在锡剧团面前的最大难题,不是一场场排练、演出的艰辛,而是人才的“断层”和观众的流失。
   作为扬中曲艺界“名人”,杨世星不无担忧地说:“现在我们的台柱子,都是60后、70后了,像我这样的,顶多再能唱个十年八年。再看现在的戏迷,也都已经迈入了中老年,年轻人爱好唱戏和听戏的,已经越来越少,更别说懂戏的。”
   戏曲文化传承不能“断层”。在锡剧演员和观众都在逐步迈向老年化的今天,培养新的戏曲人才和观众群体,已经迫在眉睫。
   2015年,国家出台了《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》,力争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健全戏曲艺术保护传承工作体系、学校教育与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传习相结合的人才培养体系,完善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体制机制、戏曲工作者扎根基层潜心事业的保障激励机制,大幅提升戏曲艺术服务群众的综合能力和水平,培育有利于戏曲活起来、传下去、出精品、出名家的良好环境,形成全社会重视戏曲、关心支持戏曲艺术发展的生动局面。
   去年,袁彩琴在三跃中心校组建了一个锡剧班,教孩子们学习锡剧。“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,目前这个班有三十多个孩子,他们都非常热爱锡剧,个个都很聪明,学得也很努力。”
   戏曲进校园,举办学生专场演出,只是其中一部分。近期,市文体旅游局还将召开各界人士座谈会,倾听关于锡剧团发展的意见,并形成相关意见,进社区进农村开展惠民巡演。
   市文体旅游局局长常本宽说:“希望能通过激活扬中锡剧团的能量,在全市掀起一股热爱戏曲的热潮,让更多人关注锡剧、重视戏曲。传承戏曲文化,不只是传统艺术和古典文学的继承,也是在弘扬真善美,这与我们现今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吻合的。”
 
  版权所有:扬中市新闻中心  苏ICP备05003211号  苏新网备:2014070号
联系人:蔡慧华 联系电话:88327500 
您是本站第
178697709
位访问者
本站不良内容举报
信箱:459308715@qq.com
电话:(0511)88135110
 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WWW.12377.CN
 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
信箱:js12377@jschina.com.cn
电话:(025)888027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