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 
 看扬中
 
头条新闻
扬中要闻
社会民生
综合新闻
深度聚焦
影像扬中
视听在线
风采
关注
健康
文苑
公告公示
图片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>看扬中
看扬中  
上一条:公益广告 下一条:父亲的魔法口袋
一封没有寄出的信
崔向珍   2018-07-09
  □ 崔向珍
   我中考那年,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被重点高中录取。当班主任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的时候,我高兴之余又深深地无奈,去城里读高中,教学条件好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。但是城里消费高,我贫寒的家庭是很难拿出这些钱供我的。
   回到家里,闷闷不乐的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正在做饭的母亲,只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发呆。工作回来的父亲知道我去学校问结果了,就急忙问我考的怎么样。我没有马上回答他,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父亲看我这样,以为我考砸了,他走过来摸着我的头说:“没考上不要紧,咱铆足了精神再回校复读就是了。”父亲说得虽然轻松,但我知道他的心里肯定也藏着一些失落。我说:“爹,我不是没有考上,而是被城里的重点高中录取了。”父亲听了我的话,一下子将我从板凳上抱离了地面:“这孩子,不早说,看把爹吓一跳!”
   还没等我回答,一直特别懂我的父亲就问我了:“是不是害怕我和你娘负担不了你上学的费用?”我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父亲用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我的肩膀:“好孩子,咱只要能考上,我和你娘勤劳苦做,指定能让你顺利读完高中考上大学!”这时候的母亲已经静静听完了我和父亲的对话,她过来拉着我的手说:“这是好事,是我和你爹做梦都梦到过的!”
   后来,父亲先把我和妹妹一起喂养的那头黑猪卖了,又把准备盖房用的两根木料卖了,给我扯了两块布,做了两条新裤子,买了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和一双白球鞋。母亲把她的一只木箱子拾掇干净,给我装满了被褥和书籍。我走的那天,是搭在城里开车的本家爷爷的解放车走的,为了省下路费,父亲狠下心来没有送我。
   去学校报到的时候,穿着土气的我面对城里时髦的学生们,就像路遥笔下的孙少平一样无所适从。去食堂打饭的时候,我只打最便宜的那种,看着城里的个别同学把吃不完的白面馒头往垃圾桶里扔的时候,我恨不得劈手夺下他们手里的馒头自己吃掉。
   埋头学习的日子,时间过得是很快的。住在学校里,和同学们相比,我虽然吃得并不好,可是每天有白面馒头吃,比家里的父母和妹妹们吃得好多了。有时候,我真想把喷香的馒头递到父母和妹妹手里,但是这根本不可能。想家的时候,我就给他们写信。寄一封信得贴一张八分钱的邮票,有时候,明明信早就写好了,我却心疼那八分钱,往往犹豫好几天才会把信寄回家,因为时间长了,父母会惦记我的。
   第一个学期读到一半的时候,本家爷爷突然出差了,不能回家给我捎生活费过来,而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五分钱和一点饭票了,我就写了一封信,让父亲给我寄点钱。信写完了,才想起来没钱买邮票,我不想跟同学借钱,就把信放进了木箱里。我计算着口袋里的那点饭票,把早饭和晚饭各减了一半的量,因为我算过,这样熬上几天,本家爷爷就能给我捎生活费来了。
   等本家爷爷来的时候,我的口袋和肚子都空了一天了。但是这些,我都没有告诉他,我怕他再告诉我的父母,会让家中的他们担心。
   一封没有寄出的信,深深地放在心底已经三十年了,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就放电影似地在脑子里过上一遍,想着当年的那些苦和难,再想想今天的幸福生活,所有的烦恼很快就烟消云散,接着精神百倍地投入到生活和工作中去。
 
  版权所有:扬中市新闻中心  苏ICP备05003211号  苏新网备:2014070号
联系人:蔡慧华 联系电话:88327500 
您是本站第
179366155
位访问者
本站不良内容举报
信箱:459308715@qq.com
电话:(0511)88135110
 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WWW.12377.CN
 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
信箱:js12377@jschina.com.cn
电话:(025)888027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