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 
 看扬中
 
头条新闻
扬中要闻
社会民生
综合新闻
深度聚焦
影像扬中
视听在线
风采
关注
健康
文苑
公告公示
图片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>看扬中
看扬中  
上一条:父亲的肩头 下一条:水意不惑
父亲的魔法口袋
  2018-07-10
  □ 邹娟娟
   父亲有许多类似中山装的衣服,前襟下摆总有个大大的口袋。很多人都问过它的用途,他总是笑而不语。
   记忆中,他总是那么勤劳,连同口袋也是充盈欲坠。
   他每日早起,一双大脚在狭窄的屋内放慢放轻。随即,便踩着三轮车去田间忙活。乡野田园不全是陶渊明笔下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恬淡悠闲,于吾父,是“才了蚕桑又插田”的忙碌。
   当我们围着锅灶吃饭时,父亲顶着湿漉漉的身子回来了。鞋和裤脚全是烂泥,头发和黝黑的面庞有些杂色碎末,也许是花瓣,也许是草叶。他顾不到这些,迈进家门,口袋一翻,就甩过几个新鲜的桃,有时是一个滚圆的香瓜,或几个黄澄澄的柿子——这些都是给我们的。我知道,路边只有柿子树,别的定是别人给的,这都得益于父亲的好人缘。
   父亲的口袋大,内置的东西甚多。
   夏日白昼,地面着了火般。有一次,我和小弟偷跑到小河边玩水,险些沉进水里。为此,父亲惩罚我们到地里锄草。
   我把钩刀当玩具耍,蹲在田中央,不肯挪身。小弟像个兔子,两手揪住绿色的植物,左奔右突,也不管是草还是庄稼。忽然,他“啊”地大叫起来。父亲见状,立刻放下锄头,奔过去。原来,小弟因用力过猛,抓在了小蓟草上,碰了满手的刺。他小脸涨得通红,眼泪直滚。
   父亲仔细地拔去小刺后,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白手套,给小弟戴上,让他继续拔草。小孩戴大手套,本就滑稽,加之天气燥热。小弟干脆扯掉了。父亲便将我俩拢在一起,教我们辨认草和庄稼,边说边做示范。
   “现在,你们姐弟俩跟着我,一人一行。谁先到头,就奖励一袋薄荷糖!”父亲竟出了奇招。要知道,当时薄荷糖还算稀罕物——既解馋又解暑。晚霞灼灼,碧野翻滚,父亲的口袋生了魔法般,卷成旗帜,召唤着我们向前,再向前!
   父亲的口袋或方或圆,或平或凸,极少空空。母亲每次洗衣时,都要提醒他掏尽口袋。翻开口袋,并没有想象中的污渍,顶多在边角处有细碎的种粒——玉米粒、菜籽、黄豆等,一粒粒,都是父亲弯腰捡起的。他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“粮食是他的根。”
   乡野的口袋自然有乡野的气息,偶尔开眼界,还闹过笑话,立过功劳。
   那年元旦,大伯邀父亲一同去县城购年货。刚装潢的百货大楼颇为气派,扶手电梯上人来人往,整齐划一的柜台前也都挤满了人。父亲好不容易从二楼服饰区买到了全家的衣服,大包小包地拎着,又赶到三楼家电区选电视机。
   伯父和他趴在柜台前,听售货员讲解。就在父亲打量电视,考虑到底买哪种时,觉得口袋被什么东西拖住了。立即转头,瞧见一个手拿提包的人依着他,另一只手却伸进了父亲的口袋。
   “你干什么?”父亲大声呵斥,同时,他的手早已紧按住口袋里的那只手。那人面露愠色,恼于脱不开身,支支吾吾,左右张望。旁边,很快挤进几个人。那人脸一沉,吼:“我抓错袋子了,塞这么多纸,真费事!”说完,他就被旁边的人拽走了。
   伯父惊出一身汗,说父亲胆儿太大,遇到贼了,还这么干。父亲摸摸鼓鼓的口袋,笑着说:“那傻小偷还以为我口袋里全是钱啊!不过,我也不怕,做坏事总会有报应的。”
   口袋平凡,装口袋的人不平凡。父亲的口袋随同他历经风雨,更迭变化。即便我们长大后,仍念念不忘。每摸一次他的口袋,顿觉从前的时光又回来了。
 
  版权所有:扬中市新闻中心  苏ICP备05003211号  苏新网备:2014070号
联系人:蔡慧华 联系电话:88327500 
您是本站第
179366330
位访问者
本站不良内容举报
信箱:459308715@qq.com
电话:(0511)88135110
 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WWW.12377.CN
 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
信箱:js12377@jschina.com.cn
电话:(025)88802724